新萄京349000com

我在京投防控一线

路网调度员:24小时紧盯23条线 一个团队驱动一个大脑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0-03-06

“乘客您好,北京地铁已对车厢、车站采取每日消毒及通风措施。为了您和家人的健康安全,建议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全程佩戴口罩并自觉接受体温检测,感谢您的配合。”

疫情期间,如果你乘坐过北京地铁,或许在车站的PIS显示屏上看到过这样的疫情防控信息。在庞大繁密的北京轨道交通线网幕后,轨道交通指挥中心的调度员每天清晨5:30开始将信息发布出去,而这并不是他们一天中最早的一项工作。

每天要高密度完成113件工作

现在,北京地铁平日客运量约150万人次,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值为1200万人次。尽管乘客数据极端低位运行,但地铁列车依然要保持高位开行。23条线,699公里,405座车站,每天超过10000列列车(双休日为8000多列),全都装在路网调度员的眼中。

位于京投大厦内的指挥中心是北京轨道交通的“中枢大脑”,调度团队就在这里,通过运行调度监视、应急事件处置、信息统计报送等来驱动这个“大脑”。

路网公司线网调度室共14人,其中11人是一线值班调度员。为减少疫情期间上下班频次,倒班方式由常规“四班两运转”调整为 24小时“四班运转+一班备勤”。这意味着单班两个人不再是只上白班或夜班,而是从早晨9点轮轴干到次晨9点。面对“召集令”,调度员们没被疫情吓倒,整个团队齐上阵,有效保障人员高效调配。

4:30检查系统设备,5:00监视各线首班车投运,5:30发布PIS信息,6:00编制路网运营日报,7:00报送各类运营信息……全天每隔半小时报送一次疫情防控信息,直至凌晨1点……“春运、恶劣天气和疫情叠加,我们调度员的工作强度非常大。一天处理工作事项113件,比平时多了近2倍工作量;特别是在早7:00-9:00间有30余项信息报送任务,算下来平均每3.5分钟完成一项,这个报送密度非常大,”线网调度室主任李平说。这113件工作中,涉及了春运及疫情信息报送49件,疫情防控保障措施17件。

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如何完成?李平提到 “路网调度团队是一个具有半军事化特点的学习型团队。”他们平日就常态化严格执行铁的纪律,练就迅速敏捷的反应能力,强化各项业务能力学习,培养相互协作的团队精神。在过去疫情防控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,他们共查询处理信息54870次、发布乘客信息323次、追踪故障记录30次、追踪并上报乘客及工作人员发热记录24件、发布调度通知11份……顺利完成各项路网指挥调度任务。

疫情不退 我不“退休”

李平是这个团队的带头人,每天早晨7点,他都要步入指挥大厅,询问查看路网运营情况和调度大厅防疫安全情况。

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地铁人,再过俩月,李平就将从工作了37年的地铁调度生涯中退出。1982年进入北京最早的1号线当调度员,2007年来到轨道交通指挥中心从事路网调度指挥。李平说,这是自己跟轨道交通调度行业结下的一种福缘。

到线网调度室工作,李平就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:每年大年三十要跟值班调度员一起过。因为他深知调度员日复一日的辛苦。今年疫情突袭,年将花甲的李平依然在调度台上值守除夕。他说:“战胜疫情可以说是对我职业生涯最后毕业的突击大考。我必须顶住压力,做好每一件事,力争为职业画上圆满句号,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。疫情不退,不轻言‘退休’!”

战胜疫情是所有人的愿望。疫情一开始,李平就带领团队制定了四级应急预案,通盘考虑各种情景下的风险防范和应对措施。全体调度员要佩戴符合标准的口罩,调度室主任在特殊情况下要协调员工互助搭车、值班调度员要每小时开展指挥大厅安全防护巡视、调度员“背靠背”交接班、交班离岗前须做好工作台擦拭消毒……每一项都细致地写在预案里。

李平还坚持每天早晚召开两次视频会,掌握全体调度员工作状况的同时,还通过视频观察关心每位调度员的身心健康和家庭情况。对于家庭困难、单独居住和年轻的调度员,李平总要隔三岔五地打电话询问情况,并建立员工个人健康档案,每日了解员工及家人出行情况,提醒做好个人防护。历经过非典的李平坚信,科学地做好自己和家人的防护,就是对集体和社会的贡献,也是对早日战胜疫情的贡献。

我和妻子都选择站在一线

周旭是被李平电话关心最多的调度员之一。笔者联系到周旭时,他正开车去接下夜班的妻子,因为早晨9点要开视频会,他就利用等妻子的时间,在车上参加视频会。这是周旭时常需要兼顾的两件事。

周旭是路网调度员,妻子是地铁13号线综控员,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线岗位。春节前,周旭岳父因摔伤骨折需要照顾。面对这样的困难情况,夫妻二人没有退缩,一致选择坚守一线。

春节以来,周旭已经完成了几轮值守,这几天切换成备勤状态。妻子还要轮岗值班,特别是在承担清车任务时会接触乘客,面临一定风险。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妻子,周旭在时间允许情况下,都会开车接送;妻子上夜班时,他还下厨准备好馅饼、饺子、炒菜等,让妻子带到岗位上吃。

周旭在调度大屏前监视时,跟妻子的岗位可能就隔了“一个屏幕的距离”,但他坦言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,因为没时间打。“疫情发生以来,每天向上级部门、各运营企业报送信息几乎是一个挨一个,真得忙不过来。”

“我们这次还增加了一项重要任务,就是将高断面车站的视频调到大屏,对拥挤度和车厢满载率进行重点跟踪监测,最大限度切断疫情对地铁这个相对封闭拥挤空间的威胁。”周旭所说的满载率可以理解为地铁密度,每节车厢密度限制在50%以内,一旦达到40%就及时提示线路采取加开临客、联合限流、换乘封闭等措施,降低满载率。监测显示,目前全路网最高满载率为21%,列车环境安全、运行平稳。

“我们整个调度团队,每个人都在做着跟我一样的事情,还有同事也是夫妻坚守地铁一线的双职工家庭,他们都在为地铁防疫工作默默地付出和坚守。”周旭朴素地评价自己所在的团队。

在这个团队中,刘迎雪作为线网调度室副主任深入一线,果断指挥;吴军老当益壮,不辞辛苦;张黎明稳健值守、兢兢业业;景阔克服疾病,勇上一线;陈珺加班加点,毫无怨言;张庆应对疫情,参与大客流控制演练;梁鹏服从分配,坚守岗位;马磊新兵上阵,勇敢担当;樊星后勤保障,细心周到。

李平说:“这些调度员都是非常可爱的人,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,做的都是平凡事;但这些对很多人而言是‘隐形的’不起眼的事,正是对轨道交通安全运行最大的贡献。”

上一篇:
下一篇: